撸管专用妹子动态图_草榴社区的网址_狠狠撸新网站_爱情电影网 撸丝片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hbchyl.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老婆大人美希

时间:2018-06-17 作者︰熊目烧饭
(一)新婚夜「请嫁给我吧!」
电视播着求婚的片段,这时女友美希坐在沙发上偷瞄我一眼,我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观看剧集,整个气氛都变得不自然,女友终于忍不住罗唆起来。
「喂!你想怎样呀?都拍了六年拖啦!你有没有意思结婚呀?」
「有有有~~可是结婚要花好多钱呀,再多存一下吧!」我边说边拿起手上的薯片放入口中,女友一手抢了过去︰「存!存!存!你说存都说了好几年啦!
你不是买这限量版动画就是买那画册,最后一年才存得那么一点点,我要等到何年何月呀?在日本的老爸都在问我何时结婚啦!」
看着发飙的女友,我实在有点惊讶︰「呀……这个……再存一下啦~~」
「我不理呀!我给你限期,如果今年内不成婚,我们就分了!」
「哎……好啦!好啦!就今年啦!唉~~」
「真的吗?那就乖啦~~你说话要算数哦!哪个月?我通知老爸来。」女友黑板的脸一听到我这样说就立即变得欢天喜地来。
「至少也得先到注册署排期吧,到时再算吧!我是没所谓啦!」
平常我都是用这藉口把女友打发掉,因为她是那些易受环境影响心情的人,所以每次有这样情形她就会向我迫婚,可是过了当天她就像没了回事那样,我就以这样的方法逃过了两年。
可是今次她完全不同,令我不得不就範。自从那天后,女友就主动走去婚姻注册署排期并通知了家人等。本以为结婚高峰期很难找到好日子,想不到她朋友多,在打朋友牌的情形下拿到5月的好档次,最后更被我发现她私房钱满多的。
为什么?因为当我想以我没钱订不到好酒家的理由想把婚期推迟时,她就说她已订了,而且一订就十二席,那时我才知道这可是她精心多年的计划,我完全中伏了,便只好依着她意思去做。
「哎呀~~真的好累,人们都说办婚礼很累人果然没错。」我说。
「现在你已说好累?7月还要回日本以日式再举行多一次呀!」
「呀?不是吧?你都没和我商量!」
「7月你不是说放大假去日本旅游吗?那不是正好?你都知我老爸满传统的啦!」
「喂喂喂……等一下,但我7月要去看AKB48剧场呀!」
「AKB你个头呀!看迟一点会死吗?还是说你认为AKB比我要紧?」
「不不不,你说什么就什么,最多办完再去看,但要商量一下时间好吗?」
「嗯,我还要逛街买东西,就这样决定啦!」
女友转变成老婆后,果然开始越来越自把自为起来,可是想到她老爸是个传统日本人,那也没法子,只好跟从她的设定去做好了。这时小希转身到更衣房去把那婚纱脱下来交回给租借的人,只余我一个在休息室等候,突然休息室的房门打开来,进来的正是今次帮了很多忙的好友家云。
「喂!阿薪,去不去唱K?兄弟团和姐妹团都说想去。」
「不啦!好累了,我一会要和小希直接回酒店房了。」
「哦,对喔!春宵一刻值千金哦~~」
「宵你个头呀!我现在累到连挺起的力都没有呀!」
「才刚为人夫就已不行,以后嫂子的生活可苦了哦!」
「要你理~~你滚去把妹啦!」
当家云离开休息室不久,小希便在红衣外套上一件运动服回来,我们亦回到酒店房去。才一步入房门,我已整个人累倒在床上,小希就把运动服脱了下来,只穿着那件超红的梳头衣拿着礼金跳到床上来数着。
「喂,你数钱都不用全放开来啦!」
「我长这么大也没试过在床上数钱的痛快感,滚开!不要阻我数钱,哈哈!
大你一千元!像吧?」小希可是忠实的周星驰迷,总爱模仿他影片里的对白。
「你疯少一会吧!是不是大脑有问题?今天忙了一整天你还这么精神?」
「哼!不要把我和你这宅男相提并轮,我可是活泼的少女。」
「靠!我多宅你就陪我多宅,有什么分别?活泼个毛呀!」
「五千七百……不要吵我,你快死去洗澡睡吧!又说累~~」
我在床上爬起来便拿着替换的衣服去洗澡,洗澡过后精神多了,有一份解放了的感觉。当出来时看到小希左手拿着钱、右手软放在床边睡死过去,我只好把礼金都收起放好,再把她从床边挪回床上去,就在此时一双手环抱到我的脖子上来,原来小希醒了并轻吻我一下。
「老公,洗完出来了吗?好香哦~~」
「是呀!来,躺回去。你数着钱也会睡着,真是的!」
「嗯哼……人家是等你等到睡着了啦!」
「那你快去洗澡,换上睡衣就去睡啦!」
此时小希再次吻向我并用双脚环腰把我夹着,可能是洗完澡,精神了一点的关系,加上被小希这样吻着,而她的下体也不断主动地扭磨起我肉棒,未几肉棒就被她刺激得硬梆梆的了。
我伸手想去解小希的衣钮,可总是解不开,最后我像A片中强暴的角色那样用力拉开,钮子「啪」的一声应声飞脱,并立即露出她一双34B的胸部来。可能因为有日本人的血统关系,小希的皮肤比较白滑,乳房是美乳型,很圆很挺,乳头很小但是呈淡粉红色,乳晕也不太大,可是色泽并不明显。
「呀!幸好这件衣服是便宜货,不然要你赔。」
「那钱债肉偿吧!」说完我便吻向她,左手揉压着她那圆浑的胸部,右手则在她那小小的乳头上拉玩着。
「唔……唔……啧……嗄……死鬼……不要……拉长了就……不好看……」
「我就要拉,你还想给谁看?我喜欢凸乳头的。」我边说边更用力地拉着,乳房亦一同被拉起来,当手放开乳头时,那圆浑的乳房就会弹回去,于是我就这样重覆着拉玩起来。
「哎……讨厌呀!人家都说不了……哎……你还来……过份!看我的……」
小希放开环抱着我脖子上的双手,并伸到我的裤裆去,用力地抓着我硬梆梆的肉棒也拉弄起来。
「喂喂喂!痛~~放手……哎哎哎~~」
为了逃出魔爪,我就翻身退开去,可是她死抓住不放,当我躺在床上后,她还用力地拉扯着。
「投降~~你赢了,你赢了啦~~」我喊道,这时她才放开手,并用指头在我的龟头上打圈划动着。
「哎呀!老公,谁把你的小弟弟搞得又红又肿哦?来,我疼一下~~」
她往常已有这样自编自演的习惯,可是我就偏喜欢她这一招。
「哎呦……好麻好麻~~不要用指头打圈啦!哎……」
「喔,这又不喜欢吗?那不如这样……唔……啧……好不好?」
她把头靠近我的肉棒,并且用她那张又翘又小的嘴吸动着,同时手亦玩弄起我的阴囊来。她也是直到这星期才开始愿意玩口交的,之前我一直想玩,可是她不肯,因此技术上依然十分生硬,有时牙齿更刮到我的龟头,手又用力过度玩弄睪丸令我有点痛,但碍于不好开口指引的关系,只好由她自行摸索了。
「唔……今天好涩的味道哦!你吃了什么了?」她露出很难受的样子,并把头缩回去。
「呀?没吃什么,可能喝了酒的关系吧!」
「咿~~好怪的味道……不吸了,洗澡睡觉去。」
这时她準备在床上起来,我当然不会让她离开,便伸手去拉,她因为失去重心而倒卧在床上,我则趁机一口吸向她右边的乳头去。
「哎……好酸……色鬼……哎……而……而且臭鸡巴……色鬼……嘻~~」
这时我才没空和她吵嘴,继续用舌头舔动着她那平坦的乳头,当舌头拨动了几下,乳头便因充血而慢慢凸起来,而且越来越硬,乳头就在她那圆滑的胸上像一粒小豆般立了起来。我轻轻用舌尖在那粉色的小豆上舔动几下,小希的身体跟随舔动的节奏抖动着︰「唔……呀……啊……」
正当我玩弄着她那小豆点的同时,她也伸出玉手来套动着我的肉棒,虽然她手势并不高明,却仍然转来一阵又一阵快感,由于酥麻感的关系,我舌头舔撩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唔……怎……怎样……嗄……舒服吗?」
「舒服……换我来为你舒服一下。」我说完就把小希的红色裤子拉下来,她今天除了没穿乳罩外,竟然连内裤都不穿,看着她那修剪过的阴毛刚好把小穴掩盖着,由于不是太浓密的关系,隐隐约约可看到阴唇的形状,而阴毛附近的大腿更是白得像雪,又修又长。我二话不说便用舌头舔动起小希的阴唇来,可能由于她还没洗澡的关系,除了汗味外还有点尿液的味道。
「呀……不要舔……髒呀……舔了就……不要……再吻……吻我……呀……
唔……停……」
我伸出舌尖慢慢地舔动着那软滑的阴蒂,由于这份刺激太爽了,小希用力地抓着我的头并想把我的头拉回胸部,正当我舌头才离开阴蒂準备攻向她小穴时,不知她哪来的力量,把我的头拉到她胸前来。
「都说不要啦!你是不是那么坏呀?唔……」
在小希说话间,我便用带有点淫水的嘴唇吻向她,当她反应过来时,随即用力地把我推开︰「有没有搞错?呸……髒死啦!」
小希把我推开,并一边擦着小嘴,而我趁势抓住她双腿一拉,把她的下胯拉到我的肉棒前。「喂!你想干什么?不行啦!要戴套呀!不想那么快有孩子。」
她边说,可是我一边用龟头在阴道口上下挑动着。
「啊……唔……呀……戴……戴……呀……停……戴了……才可以呀!」
本来我一心只是想在阴道口把玩一下才戴上套子,想不到由于淫水太滑了,而她的小穴又突然放松了一点,肉棒竟然一下就滑了进去。
「呀……为什么……快抽出来……戴上……套子……呀……不要动呀……不要动……好热……」
虽然我们一起有六年多了,可是小希一直坚持使用避孕套,今次可算是我们真正肉体上的接触,当抽动了几下,小希便用力推着我的腹部,阻止我的去势。
「不要……先戴好……再来……喂……哎……听人家说……不要压下来……
好深……」
我正杀得性起,哪管这么多,压到她身上同时以双手环抱她的臂膀令她更贴近我。由于第一次在小希身上用这姿态做爱,肉棒比往常刺得更深入,当龟头才接触到她那较少接触的部份时,她推着我的双手一软,我便可以抱得更紧、插得更深,而她的肉壁亦作出不规则的跳动,龟头前的肉壁更是传来一阵强烈的吸吮感,像要把我的肉棒吞进去。
「鸣……先拔出来啦……呀……呀……不要动那么……快……呀……」
她把手抽回来并抓到我的臂膀上,依然想作最后抵抗,正当她想用力把我推开时,我亦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这份沖击令到小希的淫水大作,相连的下体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噗滋……噗滋……」水声。
「嗄……要人拔出来却还吸得那么紧,叫得那么大声?」
「哼……那就不叫罗……唔……唔……」小希露出一份羞涩的表情,把头侧过去露出生气的表情,并真的合起口来不叫了。为免触怒她,最后我只好把那沾满淫水的肉棒抽出来,并伸手到地上的旅行袋去找出平常用的避孕套戴起,再重新插进去,可是她依然闭着嘴忍住不叫出来︰「唔……唔……唔……哼……」
我见状实在是火由心起,一手抓着她的膝盖换成弓状及往外扳开去,身体往下一沉,肉棒整根插到底。
「呀~~唔……」小希被这突如其来一捅刺激得叫了出来,可是她立即就用手掩着口忍了过去。
「又说不叫?嗯?嗯?」
我每「嗯」一下便用力地顶到底,可是这样的动作依然对小希没有作用,她依然忍耐着,最后我换成短短的抽插路程,加快抽插的来回速度。
「唔……呀~~讨厌……呀~~快……快一点……呀~~」小希终于叫了出来,并且伸手抓着我的臀部示意我加快抽插她的速度,同时感到肉棒被肉壁吸得更深更紧。未几她更主动用腿环腰夹着,此时她就像树懒一样缠到我身上来。
受到这多方面刺激,我终于忍不住有射精的沖动︰「呀!射……射啦~~」
「喔?」小希在我射精的一瞬露出意犹未尽的表情,同时下身更主动地扭动着我那射了精的肉棒,「老公……再……再来……」小希一边扭动着下身,一边用娇媚的声音说着。
「好……哎……」正当我跪起来準备把载满精液的套子摘下来时,突然眼前金星乱舞,出现天旋地转的感觉,身体不受控地往小希旁的位置倒下去,我隐隐约约听到小希的声音︰「喂!薪~~不要玩啦……喂……」
最后原来我因为太累又过于体力劳动而不支休克了,只是休克了十几分钟,幸好老婆大人没报警,不然可能会当成报纸头条,那就逊毙了
(二)公车集记
看完上集有朋友猜我老婆大人美希是否拥有日本血统的女生,没错~ 她是港日血统的,可能大家会幻想她很优什么,其实她和一般香港女生没什么分别,可能是由于她在中学时代已在香港生活的关系。
如果硬要说不同,她比较有日本传统女性的思想吧,把家看得好重,老婆大人对某些生活习惯比较坚持,这点令她比香港女生少了一点依赖性及会照顾身边的人,亦因为这样的不要男生照顾性子有好多时她自行把事情解决了才通知我,变得我像个后知后觉的丈夫,在这点上我和她讨论很久,她亦慢慢接受我这份坚持。
起初她只是閑话家常一点小事,后来亦开始把不爽的事直说出来,有如他人不礼貌的事、不道德的事以及「女生在公车常遇到的事」,可能她亦发现我对这个「女生在公车常遇到的事」听得特别入神的关系,初时常说我变态而不说下去,但近日亦开始慢慢配合我的兴趣讲述得更见详细起来。
今天美希下班比较早因此有「住家饭」可以吃,在吃饭其间她又开始说着今天各样种种。
「……我看她十八、九岁左右,竟然看着个妇人手推婴儿车不把门拉着还在门快关上时侧身进去。」
「见怪不怪啦,沙士之后好多人都那样,自己做好就算啦……」我一边注视着电视一边念着既定答案「话不是这样说哦……」美希说到一半停了下来,之后就转换了话题「今天上班在火车上我又被人那个了……」
大家不要会错意,「那个」只是比人毛手毛脚一下并不是强暴什么的,说真的美希样子不算出众,但有一份好欺负的样子,再加上她的身材及穿制服上班,所以经常成为大叔的下手目标。
当我听到「那个」二字时,我视线立即转回她身上并装作紧张的样子问道︰「真的吗?之前你说公车被人那个,之后已经转乘火车,依然又遇到吗?」
美希看着我期待她说下去的样子,先是叹口气继说︰「都不知为什么变态越来越年轻化,以前的都是大叔今天那个才吓人」
我放下手上的饭碗细心听着她说着,早上美希如常穿上浅灰色的套装去乘火车回公司,由于我家的车站差不多是总站关系,美希都会找位子坐下而逃过被人毛手毛脚的危机,可是今天她因为让座给老太的关系,令她又再次成为目标,她已经比较聪明走到车厢和车厢接口间的位置上去,那么容不下多少人减少被攻击的危机。
就这样站着过了两个站,人已迫满车厢内,在美希一边听MP3一边看书时,感到左边腰间一直被东西在触踫着,她先看一看,右边站着个大妈,左边则站着个女生,看到这样情形美希以为人真是太挤的关系,所以便转身面向大妈令后面多出一点空间,再过了几个车站,突然臀部有被触踫的感觉,起先亦不以为然,但突然耳朵像被嘴轻吻着就在此时车子到站门一打开,人潮又再涌入,本想转身观看是什么人,可是现在她好比三文治一样夹在中间动弹不得,而臀部轻触转为被对方握着一边圆臀在搓玩着,胸部亦被对方的手隔着那件浅灰色套装抓玩着。
美希想叫又怕叫出来很羞耻,再加上过两站就下车,所以就默默地忍着,而对方好像也知道她的想法,突然握抓臀部的手转为手指直接隔着那件灰色的套装裙及内裤一直抠她的菊花穴,女友终于忍不住这样被凌辱,正当準备转身时对方把手指当成手枪一样,用力向菊花穴推,吓得美希不敢再动,这时又再停站,突然抓胸部的手隔着恤衫及胸罩在乳头的位置用力的按下去,吓得美希立即用力推开前面的大妈沖出车门去,美希到了月台回望,那大妈在车内指骂美希,但她看可个更惊心的画面,就是在大妈后面那个女生竟然举起手指向着美希露出淫笑,此时她终于知道谁对她「那个」了。
美希气鼓鼓说︰「你说丫~~现在的年青人脑内都是想什么?」
「这也没法子,现在家长工作时间那么长,再加现在社会压制说性的事,在网上乱爬乱看倒是会吸收了一些怪思想啦,都不能怪他们。」
美希瞪着我说︰「对哦~~忘了我们家的一家之主也是变态来,果然变态的思想都是怪异」
「喂喂喂我这只是对女友老婆色并不是变态,我可是很有分串的,不要和那些人双提并论好不好。」
美希露出彼视的眼神︰「有差吗?」
我不满的放下手上碗筷并走到美希背后,美希一定以为我装生气离座,所以再次拿起碗筷来。
美希背向着我说︰「每次说我不过就装生气,我才不会上当…哎…喂…不要闹啦!!」
我从后抓起美希的34B胸部来,由于太过突然吓得美希把手上的碗筷都弃到桌上去,盛汤的碗子也打翻了。
「呀…放手啦…不玩啦…汤都打翻啦~~」
美希站起来并用手準备扎我双手争开,就在这瞬间我放开握她胸部的双手,并转向拉起她的裙子,她亦连忙的抓着裙子前面的部份不给我拉起来,可是由于她只是拉着前面的关系,后面可是被我强行拉起来,纯白色的小内裤包着两个圆鼓鼓的臀部。
「喂~ 不行啦…不要啦…我生气的啦!!」
美希语气由无可奈何转为强硬,换着平常的我可能住手不玩了,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听了美希的故事关系,突然好想强上她来,说实在和她这六年间性爱都是用比较平常的方式进行着,换着其他女生可是什么形式的都玩了,今天我可要试一下强上她的感觉。
「你生气?你不是说我变态吗?我就变态给你看,等你知道什么是变态!!」
由于她用力的争札同时为了站稳,大脚八字型的长开来,这个位置正好给我有机可成,我一手拉着她后面的裙子同时另一只手伸到内裤的中间位置,用力一拉由普通的内裤变为丁子裤一样,圆滑的屁股尽现眼前。
「哎…痛痛痛…不要拉啦~~这条内裤可是新买的啦…这样会松掉的…放手啦…」
美希为了阻止我的行动亦把拉着裙子前面的双手放开,这一放开裙子便被我整个拉到腰间去,当美希抓着后面的内裤同时我又把手转移到前面的内裤拉起来,在美希顾得后来不顾不得前的情形下,令她哭笑不得并手忙脚乱起来,一个站不稳上身及脸部「踫」一声便趴到满是汤水的桌上去,这时我才知道玩出祸了,看着美希的内裤因移位而露出少许阴唇那一刻我真不想理会美希如何就拉开裤链刺进去,可是理智战胜了性眼,把趴到桌上的美希扶起来一脸都是油汤的美希实是好笑,可是当看到美希大哭起来的脸时心中抽痛了一下。
「鸣~~你老是欺负人家呀~~~ 呜~~~ 哇~~~~」
「哎呀~~老婆大人~~对不起啦~~我玩过火了~~对不起啦~~」
「呜~~~~」
美希完全进入豪哭状态,这时我知要出必杀技了。
「好啦~~为表我诚心歉意~~买你之前说想要的那部美容机吧。」
当我话才刚落地,哭声就止住,美希一边抓面纸抹刷脸部同时一边说着「美容机都不够诚意,前阵子我看中了个手袋哦。」
「喂…你知什么叫得些好意衰回手吗?见好就收啦~ 」
「是你错呀~ 不是你我会弄成这样吗?才两件东西而已,便宜你啦~~」
「可是月底呀~~哪有那么多钱。」
「那刷咭吧,谁叫你不好,不然今晚不可以回房睡。」
最后我只好屈服在她淫威之下……
( 待续)